首页 > 宣传之窗

今天,聆听白衣天使的心声!

来源:鄂尔多斯日报     2021-05-12

  在我们身边,有这么一群可爱的人:他们身着白衣,每天忙碌地穿梭在病房,为患者进行优质的护理。输液、换吊瓶、发药……看似重复着一样的事情,却是在用生命守护生命。

  忘不了在新冠肺炎疫情中,他们挺身而出的担当;忘不了在每一次救助患者时,他们忘我的全情投入。把救死扶伤扛在肩上,让夜变亮,让爱传递,他们是最美的白衣天使!今天是第110个“国际护士节”,向他们致敬!

  钟丽霞:总要有人留在农村

  “谁也想去城里,但总要有人留下来,我已经在农村待惯了。”十八“从医行”,如今不惑有六,算一算,“老护士”钟丽霞已经在基层卫生院干了28年。

  28年,是个时间“定数”。然而这个“定数”里,不知有多少“变数”发生。但任凭它们怎么变,钟丽霞始终在那里,不嗔不怨,亦不悔。她把工作中的每一寸心思,都给了患者;亦把最美的年华,都献给了父老乡亲。

  生在农村,每每看到村医为人们打针、输液的麻利动作,钟丽霞就不由得佩服,“医者”的梦想就这样慢慢在心底发芽。18岁那年,钟丽霞如愿以偿,成为准格尔旗十二连城乡卫生院(撤乡并镇后更名为十二连城乡中心卫生院)的一名护士。那时的她并不知道,她会像树一样扎下根,一直挺立在这里岿然不动。

  初出茅庐,钟丽霞每天跟着有经验的护士学习护理。从扎针找不准部位,到熟练地打针、输液,再到学会观察病情、作相应处理,她学得快、上手快,很快就适应了工作节奏。

  那时,卫生院的正式医护人员总共不到10个。每个大夫都“身兼数职”,内、外、妇、儿“一把抓”,每个护士也要面对不同年龄段的各类患者。

  “除了基本的‘硬性’护理,护士还要做好‘柔性’护理。”钟丽霞说,老年人、年轻人或是孩子,男人或是女人,每一个患者的情况都不尽相同,心理也各异,护士要特别关照患者的内心需求,站在患者和家属的角度想,而不是只做走程序式的护理。

  走“柔式”路线的钟丽霞,就这样成为卫生院的“知心小姐姐”。柔能克刚,很多患者都因为她的贴心护理,一转阴霾心情,更加积极配合治疗。

  日常护理之外,当然会经历“惊魂之夜”。遇上心梗、大出血等紧急情况,患者昏迷,家属着急万分乱作一团,这时,就是考验医护人员的真正时刻。

  “比如抢救心梗病人,真是一分钟也不能耽误。不管现场是什么情况,首先要把自己的情绪稳住,有条不紊地配合医生,给患者进行扩冠、溶栓等治疗。越是紧急,就越不能乱。”在这些年的护理工作中,钟丽霞参与过很多场急救,每一次都能“hold住”场面。

  年头越长,见的病例越多。钟丽霞的“功夫”随之日益精进,细心、耐心更甚从前。2013年,钟丽霞当上了护士长。她带着新分来的一批年轻人,继续“扎”在农村,守护生命,不问西东。

  这时,卫生院迁了新址,条件大为改善,病房也增多了。22个普通病房,外加2个抢救病房,最多的时候一楼和二楼上上下下都住满了患者。再加上做筛查、打疫苗、出120、办活动等抽调,工作量大,费力劳心,很多医护人员接二连三“出走”,奔城里去了。

  饶是辛苦,但钟丽霞没想过“挪窝”。她说,在这里,她见过太多悲欢离合,见过太多喜悦和真情,农民的淳朴和实在也刻印在她心中。见得越多,就越不舍得离开。

  “前一阵住进一个召梁村的老太太。上一次她住院也是我护理的,每天输液时,我还给她洗脚后跟的红肿处。老太太认住我了,这次一碰见我就说‘这可是个好娃娃’。”每当听见“好娃娃”“好护士”这种词语,钟丽霞的心头总是暖暖的,心情也立马就不一样了,觉得“挺值得”。

  少不了难缠的。患者或家属的无理取闹、冷言冷语不是没有,甚至还会恶语相向,有的护士压力大,为此跟她哭过,说“不想干了”之类的话。钟丽霞总是像姐姐一样安慰她们,而且总会告诉她们:“选择了咱们这一行,就是选择了累和辛苦。既然选择了,就要坚持。”

  平日里,钟丽霞会开玩笑地把自己当成一个例子,让大家向她学习,好好待在基层干。“你不是人,你是神仙。”虽说这是大家对她的调侃,但也是她在基层工作了这么多年的一个真实写照。基层缺人,她一直要倒班,家里的事她“搭照”不上,女儿在大路新区上小学,她也总抽不出时间接送。“忙碌”二字,总是如影随形。

  虽然忙,但忙中有序,忙而不乱。在卫生院,钟丽霞的细心是出了名的,她不允许自己有一点点差错。医生们总喜欢和她搭班,都觉得“得劲”。去年11月,护士“大换血”,她一个多月连着不休息,手把手带新人。“慢一点不怕,但千万不能出错,不能拿患者的生命开玩笑。”她不厌其烦地强调和看似重复的“啰嗦”,正是对生命的尊重。

  昨日还年少,眼看白发生。在时间的流逝中,在阅历的增长中,钟丽霞对这份职业越发敬畏,对生命的的理解也愈发深沉。这份敬畏之心,让她能够抛却烦恼和郁结,始终微笑面对每一个患者。

  “患者最大,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患者。”这是钟丽霞,也是所有医护人员的共同心声。令人欣喜的是,如今的卫生院配备了B超机、DR、心电图机等等辅助设备,还可以做核磁共振,一改从前全凭医生的经验和判断的情况,能够及时发现病灶,及早治疗,患者的生命健康得到了更好的保障。

  虽说卫生院条件变好了,她也在农村待惯了,但还是有一点“小忧愁”。“基层难留人,最近来的一批护士又走了两三个,我时常会感觉力不从心。”钟丽霞希望能留住年轻人,让他们也把根扎在农村,大家共同献力基层医疗卫生事业。这个困扰已久的“症结”,她盼着能有“药”可解。

  张伟:让患者看到生命的春天

  东胜区人民医院住院楼8楼,穿过神经外科的病区,就是重症医学科的病房,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“ICU”。与楼下普通病区人来人往的景况不同,四周充斥的是寂静与消毒水的气味。在“ICU”躺着的患者,大多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。出于治疗环境的需要,家属们只能留在病房外。守在病房内的,则只有医护人员。

  推开那扇厚重的门,忙碌的身影映入眼帘。一袭白衣,全身“武装”的张伟不时穿梭在病床前。病区有6张病床,住着两位患者。刚接班,他首先要查看一遍患者身体上的各个管道是否有脱出,确认所有管路无异样后,再检查患者的皮肤情况,因为长期卧床的患者易得褥疮。随后,他开始床单的更换清理及卫生清洁工作。用了半个小时,他忙完这一切。9点钟,进入患者的治疗用药时间。张伟和同事开始按照医嘱对患者进行相应的治疗,挂上液体,脚步依然不离开病床,随时察看液体的输入情况,监护患者的生命体征,不时在本子上记录着……如此紧张有序的工作节奏,张伟早已习惯,这就是他最真实的工作状态。因为在“ICU”工作,有的时候,他还要应对一场场突如其来的生死“大营救”。

  2019年,病房里住进一位80多岁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。刚入院时,患者呼吸不畅,靠呼吸机呼吸,人有意识,能简单与医护人员进行沟通。由于年岁已高,老人的病情一天天在加重,一次次病危。每当这个时刻,张伟都会全力配合医生做好抢救工作,旨在让患者的生命再延长一些,让老人的余生更舒坦些。

  “ICU”里,不是所有的都是生死离别。2020年,病区里迎来一位40多岁的脑瘤切除术后女性患者。初入院,患者属于浅昏迷状态。经过1个多月的精心治疗,张伟欣喜地观察到,患者能微微睁一下眼睛了。这对于患者、患者家属,对于全体医护人员来说,是胜利的曙光。在日常的护理中,张伟不停地与患者进行交流,不断地对其身体各部位进行刺激。两个月后,患者睁眼的次数频频增多,且每一天都有新的变化,一步步脱离了呼吸机。3个月后,医护人员与患者进行沟通,患者会用点头或摇头的方式进行回应。在送患者转入普通病房的那一刻,张伟情不自禁地落泪了。那欣慰的眼泪,是对生命的敬重。

  由于“ICU”内不允许家人陪护,相比普通病房的护士,他们还需要承担起保姆的角色,担负起病人的吃喝拉撒。为病人翻身擦身、清洁卫生、吸痰、处理排泄物……工作繁琐而细碎。在“90后”张伟看来,这就是本职工作。尽管当初选择“白衣天使”这个职业,只是为了好就业。但从走进“ICU”的那一刻起,他才深知自己肩头的责任。既然选择了,就要风雨兼程,所以那长长的监测单上写得密密麻麻,那身影不停地在病房里穿来行去。

  “有没有哪一个瞬间曾想离开‘ICU’?或者再重新选择一次职业,你还会选护士这个行当吗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张伟嘿嘿一笑:“当然有过,不过那样的时刻早就过去了。干得时间越久,就越喜欢这个职业。在病房里,那些患者由于没有家属的陪护,往往会显得孤单寂寞,而我,或许会成为他们求生的一点微光。我要竭尽全力,用自己所学的专业和耐心的服务,让他们看到生命的春天。”路途遥远,但春天不远。

  奇苗:用爱迎接新生命

  产科,作为医院里最喜庆的科室,每天伴着呱呱坠地的婴啼声,来往的人们都是欢欣雀跃,在喜得新生命的同时也对产科工作人员满怀感激之情。在鄂尔多斯市中心医院产科,就有这样一位护士:她温柔善良,如妈妈般呵护着初生的生命;她细致入微,用柔弱的肩膀扛起大大的担子。她就是“90后”产科护士奇苗。

  每天早晨,当产妇与家属刚开始洗漱准备早餐时,奇苗早已换好白大褂第一个来到病房,对病区自己负责护理的产妇病情进行仔细梳理,并向家属再三叮嘱说明护理重点和注意事项。

  产科是个特殊的科室,每个新生命的诞生让这里平添了几分惊奇与喜悦,但这之中却也伴着产妇对分娩未知的恐惧与焦虑。孩子出生了,妈妈们都不知道该怎样护理,老人们的习惯好多也不恰当,每当这时,奇苗总是耐心地讲解科学育婴知识。许多妈妈“不会喂奶”,她一蹲就是大半个钟头,手把手地教会妈妈们正确的喂奶方法,指导一次母乳喂养往往累得腰酸背痛。

  “敬业、认真、自爱”,这是奇苗认为的作为一名产科护理人员应该去坚守的“字眼”。看似平凡的岗位却孕育着神圣意义,在这一行做得越久奇苗越是不能割舍。工作使她有欢乐,有压力,更能激发热情。

  2015年,由于政策开放所带来的“生育狂潮”,使得产妇总数及各种疑难危重的妊娠合并症发生率明显增加。紧张严峻的工作,强负荷的高压工作状态,给原本就是“高危”科室的产科带来了更多的风险与压力。“多说一句,勤做一点,再看一眼”,奇苗用“强迫症”式的三个“一”来要求自己。

  产科曾收治了一位高龄产妇,伴随有妊娠糖尿病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产妇还是执意要顺产。于是,产科的工作人员全力配合产妇进行顺产。但在生产的过程中,产妇的开指速度却非常慢,眼瞅着8小时快过去了,产妇却只开了4指,产妇从情绪到体力都呈现出不好的状态。这时,奇苗拉起产妇的手,一边帮着做开指运动,一边安慰产妇一定要打起精神,再坚持一会就能见到宝宝了。而在此期间,奇苗也不断地为产妇进行能量的补给,一会喂点红牛饮料,一会给产妇剥颗鸡蛋。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历经将近10小时,孩子终于出生了。但因为产程过长,孩子出生后呼便吸困难。

  刚下一山,又遇一峰。奇苗和同事第一时间为孩子清理了呼吸道并进行吸氧。与此同时,她仔细快速地为孩子清理全身,并进行了保暖。孩子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,奇苗在主任的指示下,第一时间联系了儿科,并以最快速度将孩子护送到儿科。奇苗回忆说,中心医院的产房到儿科平时步走都要好大一会,但当时她几乎是“百米冲刺”,将孩子立马就送到了儿科抢救。所幸最终,母子平安。

  事后,产妇及家属对参与这场抢救的团队有着说不尽的感激,道不完的谢意,因为她们挽救的不仅是一个生命,还有一个完整的家庭。奇苗说,从医以来参与的抢救很多,她每次都会拼尽全力去做,只为那生命的笑颜。

  在将近6年的医者生涯中,奇苗不仅在专科工作上做好服务,更在人文情感上给予孕产妇及家属极大的关心与支持。

  疫情期间的春节,为了让不能回家过年的产妇在产科过一个温馨喜庆的新年,她主动为自己负责的产妇带了糖果和干果,还将家里私藏的书籍全部带到医院分发给产妇。产妇们说,虽然这个年是在医院里度过的,但这里温馨的环境和护理人员的热情让她们感受到了家的温暖。

  提灯的南丁格尔,人间的白衣天使。奇苗,一个普通的产科护士,用柔弱的双肩承担生命之重,用温情的目光迎接每一个小生命的到来。她把工作中点点滴滴的小幸福化为前行动力,收获了不一般的人生价值。

  鲁丽:奔跑在生死线上

  多年前,鲁丽面对亲人生命的逝去充满着无奈;多年后,她奔跑在生死线上,能拉回来一个是一个。

  儿时,鲁丽的奶奶得了肺癌,需要打杜冷丁。那时农村医疗条件差,乡村医生有时顾不过来,她记得奶奶走的时候特别痛苦。小小的她很难过:“为什么人生了病这么痛苦?我该怎么做才能减轻痛苦?”等到她长大考学,哥哥建议她学医,她就毫不犹豫去学了。时隔多年,再次提起奶奶,鲁丽仍控制不住泪流满面。当了护士,鲁丽既看惯了生死,又明白了生命的可贵。

  急诊科,是医院的第一道关口。在这里,交通事故、电击伤、溺水……危急重、风险高、强度大是“家常便饭”。鲁丽今年43岁,是一名主管护师,在鄂尔多斯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从事护理工作16年有余。多年的工作经验练就了她灵敏的反应,也让她处理工作时变得更加谨慎。

  鲁丽直言:“护士不好当。”她记得刚参加工作没多久,一次凌晨三点多,急诊科来了一位外伤患者,因为喝醉了满楼道大喊大叫。她帮忙叫完大夫,掉头拿东西的时候,一把无菌镊抵在了她后脖子上。不多时,其他医生护士来了,醉汉又将她推倒在地,万幸她没有大碍。“很多人来了急诊除了着急就是大喊大叫,不理解我们的工作。”鲁丽说,因为身上穿着这身白衣,得学会忍。

  工作中,也有很多暖心的时刻。一位患者由于食道神经损伤不能吞咽,每次来急诊科就先找鲁丽,让她帮忙下管子。16年来,当看到一个又一个患者转危为安,当得到一个又一个患者的信任时,鲁丽说,每每这时,她就深有感触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以来,除了护理工作,鲁丽还分管急诊科感染管理。培训穿脱隔离衣、熟悉应急流程、应急预案演练等工作繁多,鲁丽打起十二分精神,只为守好医院疫情防控的这道大门。2020年,她被单位评为优秀感控员。

  身为现役军人的丈夫经常不在身边,两个孩子一个上初中,一个才两周岁,正是需要家长“加劲”的时候。但是在鲁丽眼中,孰轻孰重她分得很清,她始终将工作放在第一位。

  一次,孩子突发高烧,学校老师打来电话叫家长去接,鲁丽因为工作脱不开身,叮嘱孩子自己打车来医院输液。当时,所有工作人员都在忙着抢救,身边一个高中生也是因为高烧急需输液。鲁丽无暇顾及自己的孩子,全情投入到工作中。直到忙完手头的,她才给孩子输了液。鲁丽说,这样的“艰难时刻”很多,但每次她都觉得,“得先把别人安顿好了,再管自己的孩子。”

  因为身着白衣,所以舍小家为大家,忍常人之不能忍;因为是医护人员,所以始终不忘初心,把患者的生命健康放在第一位。无数个“鲁丽”,都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诠释着医护人员的责任和使命。 (鄂尔多斯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池小花 郭彩梅 马悦 张和